服務學習就像一粒種子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師資培育中心專任副教授 胡憶蓓


  九十三年的五、六月,得知學校要推動大一新生全面推動社區服務十八小時的課程,我很「勇敢地」接下了主要負責人的職務。我期待和二十幾位老師一同接受前所未有的挑戰。尤其是我,除了授課之外,還要負責協助教師的教學工作。藉著教育訓練的專長,我編撰出這門課程的教師手冊,詳列教學內容與流程,藉此協助所有的授課老師。每位老師拿到教學指引資料無不讚賞一番。然而,我的第一學期教學過程,卻可用「慘不忍賭」四個字來形容。


  許多學生上課姍姍來遲,擔心他們遺漏重要訊息,我不斷地重複重要的事務報告;上課不聽不打緊,竟然有人拿起手機開始玩起合照;還有小情侶手牽手地含情脈脈相看兩不厭,無視老師在台上口沫橫飛。雖然個性溫吞,不忍教訓學生,但自認秩序容忍度極高的我,竟然也常常停下來要求同學不要過分干擾我的教學過程。我很努力地講課與帶活動,卻總覺得像一頭無力的老牛拖著沉重的牛車,氣喘吁吁,舉步維艱。每當下課聲響,學生一哄而散,只留下我一人,靜靜地收拾滿桌子的教材資料與破碎無力的心情。收拾的動作很慢,慢到竟然可以拖30分鐘。不是細心、也不是謹慎,而是虛脫!剛才結束的兩節課,耗盡所有的力氣,我必須休息一下,才能步出教室做別的事情。偶爾有同學會留下來與我聊天、安慰我、為我打氣;也有同學建議我要兇一點,像他們的高中老師。


  教書多年來,這是我第一次感到嚴重挫敗的課程。每天「朝思暮想」,反省自己。透過這一門課,我想要學生有何改變?我期望學生在一學期中有多大的成長?這樣的期望合理嗎?若不,那可以期待什麼呢?如果沒有期待,課程又有何意義呢?我開始放慢腳步,細細地觀察身邊學生。我注意到不少學生每次都專心聽講;也看到了大男生靦腆卻認真的一面;還有人看似輕浮,但卻也負責地完成工作;當我讚美與鼓勵時,學生表現信心倍增的模樣等等。從學生的心得反省中,我細細品嘗程度參差的文辭表達,用心「看」到了學生服務的狀況,腦海中模擬當時的情景,既溫馨又感人,我開始微笑,試著去感受他們的成長與喜悅。縱然有些同學只有幾句話敷衍了事,但我相信他們內心的成長,應該比三言兩語要來得有深度些。這時我才驚醒,這些美好的人事物,一直在我身邊環繞,而我竟視為理所當然,心中只為那些不太美好的事情煩心。因為服務學習的經歷,一點一滴地流入學生的生命,看似無波,但多少也產生一些漣漪。


  轉眼課程實施將近五年,看到參與服務學習的同學發表自己從課程與服務的過程中,學習許多令人難忘的經驗與能力的培養。不論是輔導學童課業、照顧生病孩童、陪伴老人家、照顧聽障朋友、宣導資源回收、陪伴育幼院童、講故事給托兒所小朋友聽、協助民眾報稅、也有從討厭這門課的大一生,變成支持這門課的大二機構助理。許許多多服務的故事,讓人感到欣慰與感動,深深覺得每一位學生都是可造之材。


  如果你問我對目前學生的看法,我開始欣賞這些年輕生命,體貼那怕受傷害、又猶疑不安的心,在他們輕狂外表的背後,更顯露對生命的渴慕的心、受教的心、及可能影響的深度。而我的眼光,也不再只停留在外表熱忱的展現或雋永的心得詞藻,而是細細欣賞每一個年輕生命所散發出來的光彩,及其生命的無限可能。服務學習就像一粒種子,深深埋入每個年輕的心田,相信有一天,這些種子會因環境適合而生根發芽與茁壯。 在靜宜,學生與老師們一起遇見了服務學習,這份機緣與歷程將會使我們的生命都得以學習與成長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《原文摘自「在靜宜-遇見服務學習」,2006,靜宜大學。》